爱到深处自然黑

瓶邪。小洁癖。女权。爱你们。

【资料】关于玄学与民俗

神都洛雪:

#开学忙成狗啊大家都懂的_(:_」∠)_#


#暂时大概是没啥时间写文摸鱼了,总之先整理一波资料再说_(:_」∠)_#


#有没有太太要跟我交换资料啊,我想看一些玄学入门书籍QVQ#


-----------------------------------------


这次整理了一些跟玄学和民俗有关的资料,都是pdf格式,大概16G


不过大部分都是古籍刻本影印版,看不惯古籍的可能会很痛苦


这些古籍基本都是从书格(宗教玄学)下载的,安利这个网站


资料全都在度盘里,因为有些资料包含的比较杂,可以先戳玄学→图录里查看简介,挑自己喜欢的下载


据说链接失效了?ˊ_>ˋ


那换一个https://pan.baidu.com/s/1c1MxPTI




玄学方面包括了风水、符咒、奇门遁甲、天文、占星、数术、八卦、干支历法、相术、解签、解梦、道门杂项等





民俗方面资料不多,但是体系比较完整,特别是中国民俗史系列





顺便放几张图,大家感受一下古籍刻本的画风_(:_」∠)_









以上,希望对大家有用(~ ̄▽ ̄)~




lei啊lei啊,我们和八爷一起愉快的装逼啊(*´艸`*)



盗笔电影彩蛋

功德圆满,悄然隐退。
又一次,我站在这里,承言爱过。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只要知道你们很好,你们在这里,我便安心。
再见。
盗笔,瓶邪,闷油瓶,吴邪,小三爷。
再见。

此处用户名:

.
.
.


此处应有超链接


疼讯真是国内头号噱头大魔王,不过视频的前半段,前半段,前半段值得一看,值得一看,值得一看
(抽空看了电影,但是没什么空闲时间上网,不知网上舆论怎样,应该是又一场腥风血雨,anyway…………此处应有表情包)

悖悖论:

多少东西仰仗于

一辆红色手推

雨水把它洗得

铮亮

旁边是群白色的

小鸡


漫画分镜节奏

大风吹走了我的假发:

关于分镜和漫画方面,我觉得千廿光姑娘说的非常对,可惜已经很久没看到他的漫画作品了,早期07年的时候对她的本子印象深刻到现在还没忘记呢【笑】


对不起摘抄她的围脖里面几条内容了,真的说得很好!
原围脖BY千廿光:http://weibo.com/1020g


>看了一下CG上的故事,发现排名低的漫画不是因为没有好的故事,相反很多脚本都是名手,按理说应该有受欢迎的根骨。但共通点是没有构造一条完整的情绪线,没有在刻画带动情绪上下足工夫。相反排名越高的作品,主角的情绪线越明确和有力度。


>所以漫画家还是画力编剧力导演力一个都不能少啊。画技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反正就是作品的脸蛋。好故事是根本,但能把这个好胚子搞出什么样的成品看的还是讲故事的能力。叙事技巧,情绪节奏,到每个分镜的视觉传达,都要浑然一体……这是要点多少棵技能树……


>我觉得语言能力和感受能力不是一棵技能树。用画漫画来打比方,编讲故事到情绪传达这些都和语言能力有关,是一种有意识的能力。但视觉的均衡力(包括结构感知,色彩平衡等)就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能力,一个人能察觉这种事物当中某层面上的不可见的平衡,就是老师所说的才华。


>所以CG画师,漫画家和小说家这三者,别看前两者都是画画的,其实我觉得后两者还更加接近。漫画家虽然以画作为载体,但作品价值核心还是和语言能力息息相关。一个漫画家自己只编了故事画了火柴人分镜,剩下的全部由助手完成,并不会降低他的实力评价。但一个插画师这样画就会失去核心价值。




RAKSASA❤歪门邪道:



我最怕看的就是每格必有对白或旁白,完全靠文字来带动剧情的...装逼漫画也很可怕【你这只小蟑蟑看我的造型和大招很屌吧,被我的眼神吓坏了吧【咦,慢着...虽然我好像都是画这种的


黑白落音:



说的没错,漫画并不是画册


他更接近小说和电影


我觉得用最简单的方法去表示故事比较好,矛盾集中化,一个章节尽量不要频繁的切换场景,保证每一页的信息,悬念,激烈程度,才有让人读下去的欲望,信息量过大并不是问题,关键是不能全部用文字去表现


不过偶尔装一下b还是可以的啊哈哈哈哈哈,看起来又文艺又酷炫,不是挺好吗,只要不是通篇都是【喂


LOST ASS:



对于漫画叙事的节奏问题


一段剧情太快了信息量太大,会给人一种大纲的感觉,根本达不到渲染的效果。太慢了全都是对话拖着,加上表达上面让人感觉不到空间感和剧情的必要性,那就无聊得读不下去只能当做画册看了。


节奏和渲染这种问题只有靠对比,就像写文一样,搞清楚重点和次要,这样在故事在最高潮的时候用大量的镜头去渲染,才会达到很不错的效果。




最近自己这方面做得不是很好,要反省。






漫画的镜头是用来渲染表达清楚内容的,不是用来装逼的好吗吗吗吗!装不死你大爷啊!




【瓶邪】【七夕 · 文手自我挑战7题】(7)

7.选取上述六个题目的任意三个进行糅合,以牛郎织女的故事为蓝本,并为结局制造一个出人意料的反转,完成一个全新的故事。

选取题目:3 & 4 & 5

(PS:题目5的那句话就是: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笑飞))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牛郎要去见织女,

喜鹊啾啾把桥搭!

有一只喜鹊姓吴,

有一只喜鹊姓张,

他们俩亲亲密密,

挤在一块把桥搭!

哎哟胖子踩我脚!

大花小心扭到腰!

瞎子翅膀往哪放!

七夕喜鹊秀恩爱,

挤得吴邪只想踹,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 挑战结束 -

【瓶邪】【七夕 · 文手自我挑战7题】(6)

6.以三对(或以上)不同性格、背景的情侣为中心人物,同时描写他们的七夕节,尽可能让每一对笔墨均匀,然后在不显突兀的情况下,让他们同时在故事中交汇。



吴邪和张起灵在七夕节去了电影院。

秦一恒和江烁在七夕节去了电影院。

安岩和神荼在七夕节去了电影院。

好巧不巧,都是杭州中影国际影城,江南大道上的那一家。

那天只有一部电影,10点45分开始的《万万没想到》。

 

 

-完 -


【瓶邪】【七夕 · 文手自我挑战7题】(4 & 5)

4.相同的一句话作为开头及结尾,但营造出截然不同的心境或情境。

&

5.以一段表达爱意的话暗示分手,或以一段表达愤怒、决裂的话示爱。



“操,老子恨不得你死!”吴邪恶狠狠的说。

他握着一把狙击枪,躲在残垣断壁后面,后背紧紧贴在墙面上,一点不敢探出头去。

对面有个鬼魅般的狙击手,代号“哑巴”的德军中校。

他颤抖着手,点燃卷好的香烟,心情难以描述的澎湃。

半个月后德军宣布投降,从苏联境内全部撤离。

十年以后,他在美国遇见一个寡言少语的男人,他们在那么多的见解上居然是惊人的相似,就像是镜子的两面。他甚至找到了当年和那名德国狙击手相互博弈的匹敌感,但是对方比他更甚一筹——的确,一如当年。

如果不是那时候战争及时的结束,吴邪想,他也许会死在那个“哑巴”的枪管下。

反正,第一夜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他也“死”的很爽很彻底,以至于第二天他简直没法从床上起来。

之后他们慢慢确定了关系,但是直到很多年以后,他才知道他男人就是当年那个神枪手。

某一次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张起灵问起他这件事,听他讲述以后,沉默了一下,说,原来你一直爱我的枪爱得要死。

“操,老子恨不得你死!”吴邪恶狠狠的说。



- 完 -

 
 


【瓶邪】【七夕 · 文手自我挑战7题】(3)

3.描写一段约会的场景,以“喜鹊”来破坏或者推进这场约会。


 PS: 加下划线的喜鹊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喜鹊(学名:Pica pica)是鸟纲鸦科的一种鸟类。

即使是在郊外,这里的马路仍然川流不息。周末的上午,太阳刚刚升起,早起的鸟儿已经准备好外出寻觅。

喜鹊共有10个亚种。体长40~50厘米,雌雄羽色相似,头、颈、背至尾均为黑色,并自前往后分别呈现紫色、绿蓝色、绿色等光泽,双翅黑色而在翼肩有一大形白斑,尾远较翅长,呈楔形,嘴、腿、脚纯黑色,腹面以胸为界,前黑后白。留鸟。

吴邪按着约定的时间出现在游乐场的大门口,皮鞋一尘不染,他穿着上班那次、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穿的西服,得体的剪裁更修饰了他的身形,领口的纽扣松开两个,嘴里含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头,成熟男性的魅力引得经过的女孩们偷偷侧目,猜测着是哪家姑娘让这么高质量的男人迷倒神魂颠倒,巴巴的站在游乐场人来人往的大门前等待。

他无视了那些带着各种情绪的目光,只是想象着对方看到礼物时会是怎样的表情。会不会惊讶,或者欣喜?甚至像他那样年纪的孩子那样,开心的笑?他想象着那张淡漠的脸摆出那些充满生机的表情,不禁心跳加速,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年纪小、容易冲动的一方。

喜鹊栖息地多样,常出没于人类活动地区,喜欢将巢筑在民宅旁的大树上。

他们同居已经三年了,吴邪一直陪着对方,从大学三年级到毕业,到今天。他想起那天,他曾经尝试着说过,可以让他来自己的公司任职,但是被对方淡淡的拒绝了。吴邪知道原因的,但还是忍不住的要去追问。

“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伸手进吴邪衣服里,揉捏他的腰肋,刺激那些他早已熟悉的地方。温热的手掌来回摩挲,很快让吴邪呼吸粗重起来。他抬头咬住吴邪的唇,压着他倒在沙发上……

喜鹊全年大多成对生活,杂食性,在旷野和田间觅食,繁殖期捕食昆虫、蛙类等小型动物,也盗食其他鸟类的卵和雏鸟,兼食瓜果、谷物、植物种子等。

吴邪看见他远远的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根甜筒,沙质的浅绿,夏天的色彩。他笑起来,迎了上去,然后被对方飞快的在唇上点了一吻,带点对方吃掉的、酸奶冰淇淋的凉柔。

“堵车了?”

“嗯。”

每窝产卵5~8枚。卵淡褐色,布褐色、灰褐色斑点。雌鸟孵卵,孵化期18天左右,1个月左右离巢。除南美洲、大洋洲南极洲外,几乎遍布世界各大陆。

“为什么这次是游乐园?小哥,我这个老人家快要被这里的年轻人些当做外星人看了。”吴邪咬掉抹茶冰淇淋上面的尖,伸手揽住了年轻人的肩膀,两人身高相仿,像一对久未相见的忘年交。

“好找。”

……

地下室的车库里。吴邪故意借着扣安全带的姿势倾身凑近他的耳朵:“今天那家餐厅,卫生间的设计很棒,你可以把我……”没等他说完,忽然被扳住肩膀,毫无征兆的狠狠吻上来,抵死缠绵一般的。他楞了一下,随即抱紧了对方的肩膀,尽情享受。

“……怎么了,今天这么急?”结束后,吴邪略带喘息的问。对方把急促的、湿热的气息都喷在他的耳际,有种狂热的错觉。

似乎是镇定了很久,对方才慢慢的说:“吴邪,我要走。”

“什么意思,你要去旅行?那,我那里暂时走不开,不过下个月可以陪你……”

“不是。”他打断吴邪的话,“我要出国。那边情况不好,我必须过去。我不知道会是多久,所以我没法向你保证些什么……吴邪。”

“啊,这样啊……”吴邪缓缓把手放了下去。他伸手掏口袋想去点烟,却找不到打火机在哪里,好容易找到了,却怎么都打不出火来,终于恼火的狠狠把东西往地上一摔。

年轻人蹲下身,把无辜的Zippo捡起来,检查了一下,打燃了,替吴邪点上了烟。吴邪闭了闭眼,无力地道:“小哥,你知道,我只是难以接受。给我点时间就好……”

他抚摸着吴邪的脸,轻声道:“忘了我吧。”

中国有4 个喜鹊的亚种,见于除草原和荒漠地区外的全国各地。

而他要去向那没有喜鹊的地方,一个人,守护那没有人知晓的终极。

张起灵,魂太重,命太轻。




- 完 - 


【瓶邪】【七夕 · 文手自我挑战7题】(2)

2.不出现任何对白,描写一段叫人难忘的告白场景。


这一晚是祭祀的前夕,彻夜的篝火,是木头燃烧时的绝望。

吴邪悄无声息的避开站岗的人,掀开帐篷,走近祭品。那是个年轻的男子,肤似硬玉,发如鸦羽。他阖着眼睛,静静的休息,呼吸平缓悠长,暗红色的长袍裹在身上,半掩着他的躯体,艳丽无双。

吴邪镇定住自己的呼吸,缓缓蹲下,指尖略微颤抖着,描摹这个男人的眉眼。他的动作惊醒了祭品,他睁开眼,瞳色那么深,像是缀满细碎辰星的天幕。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曾在冰雪初融的春日用小小的身体怀抱这个惹祸不断的大狐狸,它曾在火烈聒噪的夏日舔舐少年被责罚时破皮的鞭痕,他们曾在深秋背靠背的休憩,那天黄昏它化形成人、向他透露自己是狐妖的真相。

吴邪不能言语,张起灵却也不常说话,他们就这么相互沉默的陪伴着,从张起灵三岁开始,二十三年,曾有人说,这是最长情的告白。

微光下,他握住吴邪的手,吻他的指尖。他第一次这么做,也是最后一次。他的狐妖,今晚彻彻底底属于他的,吴邪。

无人言语,他轻轻解开狐妖的衫衣,直到他完全赤裸,张口吻住他。一颗水滑进太过紧密的胶黏的唇间,又滚落下去,滴在红色的长袍上,成为一枚暗色的斑块。吴邪伸手抚摸过张起灵的腹肌,却不停止的继续向下。张起灵轻轻一颤,看着他的眼睛,缓慢的翻身覆在他身上,捂住他的嘴,长袍拉过遮住了吴邪的身体。

每一次律动都很缓,很慢,折磨人的快感让吴邪想要惊喘,却不得不把自己的声音埋在张起灵的肩颈的衣袍里。他不停的吻他,却不敢在他身上留下哪怕是一点痕迹,因为他是祭品,必须完美无瑕的迎接圣火带来的死亡。

他感觉被自己身上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破开,深入到绝无人所至的禁地,他的肩、颈、胸膛被用力的撕咬,像是进食一样的吻,每一个都在诉说着同一句话: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吴邪身上都是细密的汗,和他交缠着、裹在艳色的长袍里,感受着他侵略一样的炽情,像是一把烧灭一切的火,盛大而孤寂。 

刹那的爱情不需要告白,言语会约束住有魂识的妖灵,千年不得超生。

所以张起灵一个字也没有说,直到他让他的狐妖离开,直到他穿好长袍赤足缓步走上高垛的干草,直到大火烧起,他的身体在烈焰中蒸腾,化作焦灰,他一个字也没有说。他淡如深泊的那双眼睛看见他的狐妖站在人群里,红着眼睛,张着嘴反反复复呼喊着,哑然无声。

吴邪说的是,我爱你。

他笑了一下,做了一个口型,吴邪看懂了,那是再见。

年轻的狐妖,爱上了一个年轻的祭品,再没有比这更沉默的故事了。

他们从此再未相见。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