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深处自然黑

瓶邪。小洁癖。女权。爱你们。

【瓶邪/微all邪】情不知所起(1)(原著向,攻性转,迷弟邪)

突然被点开了脑洞,虽然一直喜欢性转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只有攻君们性转是会怎样,于是开始尝试挑战。

然后发现即使攻君们性转了,天真的小吴还是被吃的死死的。

怎么办,这样的小吴太萌了我要一打!

对了提醒大家注意标题哟。


--------正文--------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吴邪第一眼看到张起灵的时候,那人的存在恍若一块巨石拦住整条泉水的去路,纹丝难撼,屹立淡然。太过耀眼以至于更本无法忽视。

那个黑发垂落在肩头,不修边幅的刘海遮住眉眼的姑娘,身上明显而匀称的肌肉是充满力与美的颂章。松松垮垮的工装裤使她透显出一股干练的男人味。她穿着一件简单的棉质兜帽衫,深蓝色,里面是一件贴身的黑色背心,光是想象黑色的背心带贴合在她雪白美好的锁骨上,吴邪就觉得一阵眩晕。

吴邪脑子一直充血到那姑娘背着一把刀样的长条物什走到看不见,他还愣在那里没有回过魂来。

他娘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让人心跳,又不敢玷污的姑娘。

 

 

解语花觉得,吴邪像是一眼清流汩汩的溪,泉水甘甜,吞下去一直到心里都是暖的,而张起灵倒像是极寒之地藏于九尺之下的千年寒石,玉质的透润淡泊,冰川的彻骨凛冽。

按盘马老爹的话来说,两者相遇相吸,且必有一伤。

这样的预言,说不得,一说就验——第二次相见,张起灵就负伤了。

说起来,相见也大出吴邪意料之外,他原以为这样的姑娘,一生得窥一次便是上世修了佛的缘分,再见到怕是要踏遍千山万水去寻,哪知道几日之后就开始了和这寒玉美人开始了相伴踏遍千山万水的日子——在一大群糙老爷们儿电灯泡的环绕下。

吴邪看到三叔队伍里那双淡然的眼睛发了至少20秒的呆。

闷油瓶女扮了男装,冷冷瞥了他一眼,眉目间之意,不言自威。

吴邪一个字没说,乖乖坐了下去。要讨美人欢心,自然不能做她不喜之事不是?自然是不能拆穿她。

只是闷油瓶来这里和他们这群糙老爷们儿一起倒斗,倒真委屈了她。莫不是家里缺钱得很,才不得不接手这样的活儿?吴邪越想越是心疼,忍不住靠近点想表示一下关怀,奈何闷油瓶一次也没理他。

他尴尬不已,只好转身找同行的大奎和潘子说话。

 

 

闷油瓶浑身是血的提着血尸的头出现的时候,吴邪真的震撼得不轻。她衣衫破碎、漏出肩膀到手臂的一大片黑麒麟纹身,沾着血液的湿发一缕缕贴在雪白的额头,露出狭长的美目,墨如点漆。

吴邪被她尚带着血腥味的眼神一瞥,心如擂鼓咚咚咚个不停,三魂六魄都酥了,剩下尚有点理智的一魄也把闷油瓶崇拜上了天际去。

 



- 待续 -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