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深处自然黑

瓶邪。小洁癖。女权。爱你们。

【瓶邪/微all邪】情不知所起(2)(原著向,攻性转,迷弟邪)

今天的起灵姐姐也是一样的霸道总裁帅!

舔舔舔,姐姐推倒我好不好【你走开】


----------正文---------


吴邪揣测闷油瓶的心理揣测惯了,所以当她飞出一刀要宰了胖子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拼命狠撞开了胖子,才保了他一命。

但是当闷油瓶带着狠劲冷冷回答“杀你”的时候,吴邪又被她头晕晕的苏上天际去了。

——妈呀我爱上的姑娘怎么能这么狂霸炫酷拽!帅得飞起来~

总之在小三爷眼里,闷油瓶说什么都是对的,干什么都好看。所以当闷油瓶看着放在玉床上的那颗血尸头露出悲凉的神色时,他恨不得为她去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只为红颜一笑。

所以说呢,色令智昏√。直到三叔点醒说闷油瓶在编故事下套骗他,吴邪都还将信将疑。

魔教教主张无忌的妈妈早说了,漂亮女人的话信不得。

 

西沙海底墓里,秃头油嘴的张秃摇身一变成女神闷油瓶的时候,吴邪其实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吴邪看着她活动筋骨、还原成一米八的高挑身材时,脑子里只担心着自己之前救阿宁的时候的事:看到阿宁遇险我神情会不会太惊慌了点?闷油瓶看了会不会生我的气?会不会嫌弃我救个人都要她插手帮忙太不男人了……话说闷油瓶踩我那一脚可真重,她肌肉密度也太高了吧,还是说她在吃醋生气了故意踩重点……

胖子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自个儿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嘿嘿嘿笑,闷油瓶则根本连个侧目都没有。

啧,吴邪胡思乱想的样子也有点萌。

 

要说闷油瓶对小三爷全无关怀,那也不是。吴邪被禁婆女鬼吓得魂飞魄散的时候,她还是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带着点安慰的意思:“嘘,别出声。鬼在哪里?”

手心柔软,手指修长有力。

吴邪结结巴巴的指向胖子:“在,在我身后……”

 

黑瞎子第一次看到小三爷和哑巴张在篝火那里私谈,心里就已经十分明朗。

啧啧啧,看看小三爷说“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来安慰哑巴时的表情哟,那小脸儿皱的,我看了也心软,佛见犹怜。

她一身黑衣黑裤黑墨镜,短短的黑头发随意束在脑后,藏在帐篷后面。她不动声色,185的身高自然知道自己再怎么藏、躲得过小三爷也躲不过哑巴张的那双鹰似的眼。

小三爷虽然得到了闷油瓶“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的微笑承诺,但是被排外的辛酸和谜团缠绕的痛苦,让他在闷油瓶走开后苦恼的一头倒在沙地里。

瞎子看着吴邪的那副求而不得的可爱模样是真心忍不住,刚刚迈了两步从帐篷的阴影里出来,肩膀就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压住。




- 待续 -



老张苏破天际我也被虏获了【趴】

小吴表示你被虏获了有什么用,连我都不被她理睬……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