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深处自然黑

瓶邪。小洁癖。女权。爱你们。

【瓶邪/微all邪】情不知所起(3)(原著向,攻性转,迷弟邪)

继瞎子之后,按照原著顺序,大花该出场啦,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写他,毕竟那样的美人要是投怀送抱大概只有柳下惠能处变不惊?

……嗯,还有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的小吴。



---------正文---------

她转过头来看着哑巴张一如既往冷着张脸,无意识的面上浮出微笑。

“嘿嘿,哑巴……干嘛吊着他?”瞎子吊儿郎当的问,她个子高大,身材纤长,早先也混过道儿,身上一股玩世不恭的气质总是挥之不散。

“……别招惹他。”张起灵丢下这么一句,放开了她。

“这么说,你陷进去了?这粘人的小奶糖似的男孩?”黑瞎子思考了一下,不忘八卦的追问。

 

爱情面前,闺蜜都能生出间隙来,何况张起灵和齐黑算不上什么闺蜜,顶多是个同事。

于是两个女王中的女王,自然是对上了。

所以在沙海风暴中,她们救吴邪时谁也没让着谁。明明一个人,不说扛着,打横抱就能带回来的,非要两个人挟持一样的把吴邪提回来。

黑瞎子出去之前,深深看了一眼蜷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三爷,像看一个刚出世不就的小牛犊,洁白的。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没等黑瞎子的事儿过去多久,那个艳香入骨的解语花就生生闯进吴邪的世界。

艳是海棠的清艳,香是花红的冷香。还有一颗勾魂的泪痣,那么一点,叫人再移不开眼。

冲锋衣下还时常穿着一身粉红,眼角微勾,薄唇轻抿,艳丽不可方目。

那样的美人儿,温柔起来能叫石头化成了水。

偏生吴邪就像被灌了张起灵的迷魂汤一样,只把解雨臣当童年时的妹妹看。

闷油瓶这才放心。

 

闷油瓶来杭州和吴邪道了别,在吴邪看来,她这不能说是去意已决,简直是死志已明。

吴邪一路追着他的女神到了长白山,在山脚下的温泉终于鼓起勇气告了白,希望用幸福和温柔挽回女神对人世的眷恋。

他选的时机正常女孩都会觉得用意不纯,只有闷油瓶知道,他是慌不择时,又紧张又羞涩。

吴邪围着一条毛巾,半身浸在热水里,皮肤被烫得润润泛红,脸上也生出潮红来,不知是水太热还是心跳太快。

温泉处热气蒸腾,迷雾叆叇。水纯净的就像吴邪,潺潺汩汩,清澈甘甜。

但是长白山的风总是砭骨的冷的,呼啸着,不断卷走温泉滚烫的气息。

闷油瓶随手脱掉冲锋衣,身影时而清晰时而因为被雾气遮住而朦胧。她站在池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吴邪,一身墨麒麟被热水蒸腾了出来,从臂到肩,跨胸至腹,渐渐加深。吴邪眨也不敢眨的看着。这个人在这里,他的确移不开眼。 

闷油瓶裹着一身绷带,慢慢趟下水来。绷带空隙间黑暗的线条张牙舞爪,凛凛逼人。她盯着吴邪的脸向他走近,水在她身周缓缓流动,向上渗透绷带,惨白的的颜色渐渐变得湿润、浅淡。




   - 待续 -


猜猜大张哥,偶不,大张姐要做什么?QWQ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