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深处自然黑

瓶邪。小洁癖。女权。爱你们。

【瓶邪】【七夕 · 文手自我挑战7题】(2)

2.不出现任何对白,描写一段叫人难忘的告白场景。


这一晚是祭祀的前夕,彻夜的篝火,是木头燃烧时的绝望。

吴邪悄无声息的避开站岗的人,掀开帐篷,走近祭品。那是个年轻的男子,肤似硬玉,发如鸦羽。他阖着眼睛,静静的休息,呼吸平缓悠长,暗红色的长袍裹在身上,半掩着他的躯体,艳丽无双。

吴邪镇定住自己的呼吸,缓缓蹲下,指尖略微颤抖着,描摹这个男人的眉眼。他的动作惊醒了祭品,他睁开眼,瞳色那么深,像是缀满细碎辰星的天幕。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曾在冰雪初融的春日用小小的身体怀抱这个惹祸不断的大狐狸,它曾在火烈聒噪的夏日舔舐少年被责罚时破皮的鞭痕,他们曾在深秋背靠背的休憩,那天黄昏它化形成人、向他透露自己是狐妖的真相。

吴邪不能言语,张起灵却也不常说话,他们就这么相互沉默的陪伴着,从张起灵三岁开始,二十三年,曾有人说,这是最长情的告白。

微光下,他握住吴邪的手,吻他的指尖。他第一次这么做,也是最后一次。他的狐妖,今晚彻彻底底属于他的,吴邪。

无人言语,他轻轻解开狐妖的衫衣,直到他完全赤裸,张口吻住他。一颗水滑进太过紧密的胶黏的唇间,又滚落下去,滴在红色的长袍上,成为一枚暗色的斑块。吴邪伸手抚摸过张起灵的腹肌,却不停止的继续向下。张起灵轻轻一颤,看着他的眼睛,缓慢的翻身覆在他身上,捂住他的嘴,长袍拉过遮住了吴邪的身体。

每一次律动都很缓,很慢,折磨人的快感让吴邪想要惊喘,却不得不把自己的声音埋在张起灵的肩颈的衣袍里。他不停的吻他,却不敢在他身上留下哪怕是一点痕迹,因为他是祭品,必须完美无瑕的迎接圣火带来的死亡。

他感觉被自己身上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破开,深入到绝无人所至的禁地,他的肩、颈、胸膛被用力的撕咬,像是进食一样的吻,每一个都在诉说着同一句话: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吴邪身上都是细密的汗,和他交缠着、裹在艳色的长袍里,感受着他侵略一样的炽情,像是一把烧灭一切的火,盛大而孤寂。 

刹那的爱情不需要告白,言语会约束住有魂识的妖灵,千年不得超生。

所以张起灵一个字也没有说,直到他让他的狐妖离开,直到他穿好长袍赤足缓步走上高垛的干草,直到大火烧起,他的身体在烈焰中蒸腾,化作焦灰,他一个字也没有说。他淡如深泊的那双眼睛看见他的狐妖站在人群里,红着眼睛,张着嘴反反复复呼喊着,哑然无声。

吴邪说的是,我爱你。

他笑了一下,做了一个口型,吴邪看懂了,那是再见。

年轻的狐妖,爱上了一个年轻的祭品,再没有比这更沉默的故事了。

他们从此再未相见。

 

- 完 -




评论(1)

热度(31)

  1. 清泉石爱到深处自然黑 转载了此文字
    心好疼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