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深处自然黑

瓶邪。小洁癖。女权。爱你们。

【瓶邪】【七夕 · 文手自我挑战7题】(3)

3.描写一段约会的场景,以“喜鹊”来破坏或者推进这场约会。


 PS: 加下划线的喜鹊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喜鹊(学名:Pica pica)是鸟纲鸦科的一种鸟类。

即使是在郊外,这里的马路仍然川流不息。周末的上午,太阳刚刚升起,早起的鸟儿已经准备好外出寻觅。

喜鹊共有10个亚种。体长40~50厘米,雌雄羽色相似,头、颈、背至尾均为黑色,并自前往后分别呈现紫色、绿蓝色、绿色等光泽,双翅黑色而在翼肩有一大形白斑,尾远较翅长,呈楔形,嘴、腿、脚纯黑色,腹面以胸为界,前黑后白。留鸟。

吴邪按着约定的时间出现在游乐场的大门口,皮鞋一尘不染,他穿着上班那次、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穿的西服,得体的剪裁更修饰了他的身形,领口的纽扣松开两个,嘴里含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头,成熟男性的魅力引得经过的女孩们偷偷侧目,猜测着是哪家姑娘让这么高质量的男人迷倒神魂颠倒,巴巴的站在游乐场人来人往的大门前等待。

他无视了那些带着各种情绪的目光,只是想象着对方看到礼物时会是怎样的表情。会不会惊讶,或者欣喜?甚至像他那样年纪的孩子那样,开心的笑?他想象着那张淡漠的脸摆出那些充满生机的表情,不禁心跳加速,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年纪小、容易冲动的一方。

喜鹊栖息地多样,常出没于人类活动地区,喜欢将巢筑在民宅旁的大树上。

他们同居已经三年了,吴邪一直陪着对方,从大学三年级到毕业,到今天。他想起那天,他曾经尝试着说过,可以让他来自己的公司任职,但是被对方淡淡的拒绝了。吴邪知道原因的,但还是忍不住的要去追问。

“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伸手进吴邪衣服里,揉捏他的腰肋,刺激那些他早已熟悉的地方。温热的手掌来回摩挲,很快让吴邪呼吸粗重起来。他抬头咬住吴邪的唇,压着他倒在沙发上……

喜鹊全年大多成对生活,杂食性,在旷野和田间觅食,繁殖期捕食昆虫、蛙类等小型动物,也盗食其他鸟类的卵和雏鸟,兼食瓜果、谷物、植物种子等。

吴邪看见他远远的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根甜筒,沙质的浅绿,夏天的色彩。他笑起来,迎了上去,然后被对方飞快的在唇上点了一吻,带点对方吃掉的、酸奶冰淇淋的凉柔。

“堵车了?”

“嗯。”

每窝产卵5~8枚。卵淡褐色,布褐色、灰褐色斑点。雌鸟孵卵,孵化期18天左右,1个月左右离巢。除南美洲、大洋洲南极洲外,几乎遍布世界各大陆。

“为什么这次是游乐园?小哥,我这个老人家快要被这里的年轻人些当做外星人看了。”吴邪咬掉抹茶冰淇淋上面的尖,伸手揽住了年轻人的肩膀,两人身高相仿,像一对久未相见的忘年交。

“好找。”

……

地下室的车库里。吴邪故意借着扣安全带的姿势倾身凑近他的耳朵:“今天那家餐厅,卫生间的设计很棒,你可以把我……”没等他说完,忽然被扳住肩膀,毫无征兆的狠狠吻上来,抵死缠绵一般的。他楞了一下,随即抱紧了对方的肩膀,尽情享受。

“……怎么了,今天这么急?”结束后,吴邪略带喘息的问。对方把急促的、湿热的气息都喷在他的耳际,有种狂热的错觉。

似乎是镇定了很久,对方才慢慢的说:“吴邪,我要走。”

“什么意思,你要去旅行?那,我那里暂时走不开,不过下个月可以陪你……”

“不是。”他打断吴邪的话,“我要出国。那边情况不好,我必须过去。我不知道会是多久,所以我没法向你保证些什么……吴邪。”

“啊,这样啊……”吴邪缓缓把手放了下去。他伸手掏口袋想去点烟,却找不到打火机在哪里,好容易找到了,却怎么都打不出火来,终于恼火的狠狠把东西往地上一摔。

年轻人蹲下身,把无辜的Zippo捡起来,检查了一下,打燃了,替吴邪点上了烟。吴邪闭了闭眼,无力地道:“小哥,你知道,我只是难以接受。给我点时间就好……”

他抚摸着吴邪的脸,轻声道:“忘了我吧。”

中国有4 个喜鹊的亚种,见于除草原和荒漠地区外的全国各地。

而他要去向那没有喜鹊的地方,一个人,守护那没有人知晓的终极。

张起灵,魂太重,命太轻。




- 完 - 


评论

热度(27)

  1. 清泉石爱到深处自然黑 转载了此文字
    亲爱的,这个百度百科真的……好厉害……原来还能这么用!